85066澳门威尼斯qy345千亿国际娱乐场

2019-01-25 11:11:22 财联社 作者:陈默  点击量: 评论 (0)
23日,京东拍卖挂出了*ST凯迪旗下生物质电厂湖南临澧电厂股权将被拍卖的消息,这也是*ST凯迪核心资产第一笔拍卖。根据目前诉讼判决的情况,可以预见的是,*ST凯迪不少核心资产将在年后面临拍卖,这家曾经的湖北新能源产业名片将面临被肢解的命运,濒临退市乃至清算。

汉口银行股权的流拍,没有阻挡金融机构处置*ST凯迪资产偿债的决心。23日,京东拍卖挂出了*ST凯迪旗下生物质电厂湖南临澧电厂股权将被拍卖的消息,这也是*ST凯迪核心资产第一笔拍卖。根据目前诉讼判决的情况,可以预见的是,*ST凯迪不少核心资产将在年后面临拍卖,这家曾经的湖北新能源产业名片将面临被肢解的命运,濒临退市乃至清算。

财联社记者独家获悉,就一个月前,多家金融机构联名向湖北省、武汉市政府上书,希望能够挽救*ST凯迪。1月上旬,两家金融机构正式向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法院递交了阳光凯迪集团的破产申请,希望通过控股股东的破产,推动上市公司迅速重整。据悉破产申请书已经到了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但目前没有任何反馈。

核心资产临澧电厂将被拍卖

1月23日,京东司法拍卖平台上线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关于临澧县凯迪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的全部股东权益》的拍卖活动( https://paimai.jd.com/notice/995474 )。资料显示,临澧县凯迪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临澧电厂”)为凯迪生态全资子公司,2015年-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984万元、1838万元、1749万元。2018年由于长期停产,1-6月的净利润为-556万元。

根据司法拍卖的资料( https://paimai.jd.com/108319862 ),临澧电厂全部股权评估价为4934.99万元,起拍价为3454.493万元。

临澧电厂本次拍卖源于与中信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简称“中信金租”)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5日已做出判决,中信金租确权的债务(租金、诉讼费等)合计为20801.4万元。

截至2018年6月30日,临澧电厂总资产账面价值为38464.9万元,其中流动资产9474.8万元,非流动资产28990万元;总负债账面价值24499.6万元,其中流动负债7076.7万元,非流动负债17422.8万元;净资产账面13965.3万元。 根据评估,临澧电厂总资产评估价值为32900.1万元,减值5564.76万元;总负面评估价值27965.1万元,增值3465.55万元;净资产评估值4934.99万元,减资9030万元。

由此可见,本次拍卖属于承债式拍卖,在进入评估拍卖程序后,临澧电厂的价值出现了大幅减值。

年后面临更多资产拍卖

临澧电厂是*ST凯迪陷入债务危机后,第二笔被拍卖的资产,也是核心资产的首次被拍卖。

2019年1月18日,*ST凯迪持有的汉口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00万股股权在淘宝网司法拍卖,起拍价格9118.05万元,但最终因无人出价而流拍。如今,临澧电厂作为*ST凯迪47家已投产生物质主营电厂之一,其拍卖拉开了*ST凯迪核心资产被司法处置的大幕。

“风电资产马上也会进入拍卖程序。”23日,一位不愿具名的*ST凯迪金融债权人告诉财联社记者,随着大量诉讼进入执行阶段,手握抵押资产的金融机构均在快速推进相关资产的拍卖处置。“公司一直在消极应对,对外宣称的司法归集到武汉根本不可能实现,而资产处置也是一厢情愿,甚至就是一场拖延时间的骗局。”

资料显示,2018年7月底和9月底,在陈义龙的主导下,*ST凯迪拟联合中战华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推出了两套资产重组方案,幻想通过处置包括煤矿、林地、风电在内的资产,回笼资金偿还债务。然而,就在重组方案推出伊始,中战华信的背景和资产出售的可行性就遭到了媒体以及深交所的问询和质疑。截至目前,陈义龙曾信誓旦旦的将于2018年底实现的资产处置已经没有了声音。相反,涉及公司的诉讼判决生效却越来越多,但却从来不公告。

根据裁判文书网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仅中信金租、中民国际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德润融资租赁(深圳)有限公司、上海大唐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等涉及资产抵押的租赁合同判决执行案件,就已经能够对凯迪近20家电厂(如京山、吉安、监利、蛟河、桐城等)进行司法拍卖。

多家机构联名上书并申请阳光凯迪破产

“临澧电厂质地不错,如果能够持续经营显然比拍卖掉要划算得多。”*ST凯迪原生产经营人员告诉财联社记者,因为拍卖的价格很低,凯迪47家电厂就算全部拍卖完了,也不可能偿还得起所有负债。一旦核心资产被拍殆尽,留给凯迪的只有清算退市一条路。

日前,已有券商向法院申请拍卖阳光凯迪集团持有的*ST凯迪股权。资料显示,阳光凯迪集团持有的*ST凯迪股权被全部质押,当初的质押融资金额约30亿元,如今这部分股权市值仅价值12亿元。对此,陈义龙日前劝说各家不要处置这些股权,希望能够继续控制上市公司。

此外,在2019年1月8日,两家金融机构向武汉市东湖高新(600133)技术开发区法院正式递交了《破产申请书》。据悉,武汉市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法院已经将破产申请书移交至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但截至目前法院方面未有反馈。

此外,财联社记者独家获悉,2018年12月中旬,多达五家金融机构联名向湖北省、武汉市政府递交了汇报材料,指责相关方“假重组,真拖延时间”以便掩盖其对上市公司巨额资金占用的事实。

14312752215388562118.png

金融机构汇报材料正文(略有删减)

阳光凯迪集团、凯迪生态的债权人致湖北省政府、武汉市政府关于挽救上市公司凯迪生态的汇报材料

湖北省人民政府、武汉市人民政府:

我们作为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凯迪集团”)的主要债权人,作为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公司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迪生态”)的股东、债权人,现怀着极度不安和无奈的心情致信湖北省人民政府、武汉市人民政府,汇报阳光凯迪集团、凯迪生态现阶段关于债务重组、资产重组的真实现状;反映凯迪生态控股股东阳光凯迪集团巨额占用上市公司资金37亿元且拒不归还的不法行径;并恳请省市政府能够帮助金融机构,挽救上市公司,采取断然措施,维护湖北省、武汉市金融市场、资本市场的稳定。

一、凯迪现状:重组无实质进展 即将面临破产退市

2018年5月,随着上市公司凯迪生态的中票兑付违约,上市公司及控股股东的债务危机全面爆发。截至目前,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面临诉讼数百起、近百个账户被司法冻结、47家生物质电厂绝大多数停工、近千名员工因近一年未发工资未交社保而离职、上万名燃料客户因被拖欠燃料款不时前往各家电厂和省市政府游行维权。

然而,面临上市公司濒临退市破产之境地,凯迪生态的控股股东阳光凯迪集团及实际控制人陈义龙漠视债权人权益、罔顾六千员工、七万股民、二十万农民燃料客户的利益,拒绝各方推行的可以挽救上市公司的重组方案,一意孤行严防死守上市公司控制权,纠合几家利益关联方以无法实现之重组方案蒙骗市场和政府。

截至目前,我们作为主要债权人,没有收到公司层面给出的任何切实可行的债务重组方案,甚至对于公告中披露的重组内容,公司也未就重组事项与债权人和资产查封相关方进行过任何沟通。此外,据我们了解,目前公告的拟重组方中战华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不具备资金实力,妄图通过市场募集几十亿资金来收购上市公司资产的方案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

所以我们一致判断,阳光凯迪集团及实际控制人陈义龙目前主导的重组是无法实施的,目的只是拖延时间。

二、凯迪问题根源:控股股东违法侵占导致流动性危机

根据我们多方掌握的信息,阳光凯迪集团及实际控制人陈义龙严防死守上市公司的最终目的是尽可能的掩盖其巨额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事实,意图通过不法手段调账销账,最终将上市公司推向退市,从而掩盖其罄竹难书之罪行。

根据湖北证监局的公开监管函、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凯迪生态的年报中报等多份材料的认定,截至2017年底,阳光凯迪集团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多达12.28亿元,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达24.69亿元,合计侵占上市公司资金高达37亿元,且拒绝归还!

更让人愤慨的是,就在11月中旬,广西北海政府向凯迪生态支付了1.3亿元土地收储款,就在这笔资金到账后不久,陈义龙在不通知董事会和债委会的情况下,擅自指使凯迪生态现任财务负责人唐秀丽将这笔资金迅速转移至阳光凯迪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凯迪工程。

也就是说,在阳光凯迪集团、凯迪生态均面临巨额债务无法偿还,债权人面临巨额损失的情况下,在公司数千员工大半年没有发工资交社保的情况下,在湖北证监局立案调查要求追回占用资金的要求下,陈义龙依旧罔顾各方面利益,顶风作案转移巨额资金给关联方,其行为已经涉嫌犯罪。

我们一致认为,全国最大的生物质发电企业、曾经湖北新能源产业的靓丽名片——凯迪生态之所以走到今天,与控股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人不断地抽血侵占密不可分,这是导致公司出现流动性危机并突陷债务危机的根本原因。

三、请求政府与债权人合力挽救企业

目前,凯迪生态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若不推行实质性重组,2019年凯迪生态就将面临暂停上市乃至退市的严重后果,这将给湖北金融市场、资本市场带来巨大冲击,甚至可能导致数千欠薪员工和数万农民燃料客户维权引发群体事件。

为了维护湖北省、武汉市金融市场、资本市场以及社会环境、舆论环境的稳定,我们恳请省市政府能够打破目前僵局,在政府的主导下推进实质有效的重组。

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阳光凯迪集团有息负债及对外担保合计高达135亿元,由于阳光凯迪的主要资产——所持凯迪生态股权价值不足15亿元,阳光凯迪集团实质上已经严重资不抵债,根本不再具有偿还债务的能力。

在此背景下,我们认为,目前破除僵局的最有效手段是政府介入,通过行政、刑事等多条路径,全力扫清阻碍凯迪生态重组重生的最大障碍,即实现控股权的托管或转移,迅速推动上市公司进入实质重组阶段,帮助企业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重塑湖北省、武汉市生物质新能源产业这张名片。

目前,我们主要债权人也达成共识,同意就政府主导下的重组予以全力配合,并协助公司引入国有资产管理公司迅速对凯迪生态进行资产重组。而据我们与公司部分股东、董事以及管理人员的沟通情况看,只要重组的最大障碍予以打破,凯迪生产经营乃至农民燃料款问题是能够平稳过渡并有效解决的。

鉴于时间紧迫,若12月初僵局无法打破,为保护各方权益,债权人只能选择推动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大股东破产的方式以推进重组,以市场化的方式解决当前面临的困局。

大云网官方微信售电那点事儿

责任编辑:仁德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要收藏
个赞